Wednesday, March 19, 2008

知音,黃鶴樓,武昌起義











昨天早上南大研究室的室友問我「辛亥革命」的英文怎麼說,我考慮了一下,說我能馬上想到的是 the Republican Revolution,不過最好去查查講中國現代史的英文著作,看看學界、新聞界是怎麼約定俗成的。

我自己沒去查,不過這個楔子倒讓我突然想去一趟武漢。我立馬上網訂了機票,今天一早就從南京飛過來了。

武漢讓我想到辛亥革命的武昌起義。這首義的成功,中國各地紛紛響應,滿清王朝如骨牌般,兵敗如山倒。我到此憑弔這段中華民國成立的歷史,不回去投票的我,希望週六台灣的總統大選,曾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能得到總理孫中山先生的餘廕庇佑,在艱難險阻中終底於成。

到武漢,當然更不能錯過江南三大名樓之一的黃鶴樓。這黃鶴樓屢毀屢建,目前看到的是 1984 年重新建成的鋼筋水泥仿古建築。登樓遠眺,長江之水天際來。我靠著兩首傳頌千古的唐詩,閉目冥想,彷彿有了那麼一點唐人的情懷: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崔顥〈黃鶴樓〉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這次在長江中游的武漢,又看到了東流的江水,平靜而悠遠,心情頗為激動。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照片一:武昌起義軍政府舊址
照片二:黃鶴樓──樓以詩興?
照片三:古琴台──相傳春秋戰國時,楚國琴師俞伯牙在漢陽江邊上的此處撫琴,樵夫鍾子期能辨其音律,知所彈何者為高山,何者為流水,因此結為莫逆之交。「知音」一詞因此而來
照片四:萬里長江第一橋──建成於 1957 年的武漢長江大橋
照片五: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傍晚時的長江武漢段,往西可抵重慶

3 comments:

Akinol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曾泰元 said...

我在從河南南陽回南京的長途大巴上,得到馬蕭大勝、順利當選正副總統的消息,激動地濕了眼眶。好多人在台灣這幾年都很鬱卒,選舉結果出來,彷彿又讓我們看到了陽光和希望。希望小馬哥好好做,不要辜負我們眾多台灣人民的期待!

Anonymous said...

我是尚桓…
每次都要先報上名給你…
我寒假不是去了武漢旁的一個小城市…我們後來也沒有時間去黃鶴樓看看…而且下大雪差點回不來了…(有夠驚險的)…去大陸教了英文,發現他們的口語成度還是有差,有一部份是因為我去的地方比較鄉下,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練習口語。總之,是個不錯經驗(下次再跟你分享內地小朋友和台灣小朋友的不同好了)

另外啊…我真的覺得你好厲害…可以去遊覽我們在課本上學到的地點…有好多東西我都快忘了…真的很佩服你…我相信這一年對你來說真的是很特別的…嘻,就好好把握剩下的休假時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