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4, 2018

川普講髒字!shithole 怎麼翻

今天《蘋果日報》的網站刊登了一篇我的專欄文章,題為〈川普講髒字!shithole怎麼翻〉,有興趣者請見全文。

美國總統川普周三(10 日)在白宮,與跨黨派參議員討論移民法案時,用「屎坑」(shithole countries)形容非洲、中美洲國家,引發強烈批評。美聯社

川普講髒字!shithole 怎麼翻

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前兩天,美國總統川普在秘密會議上討論移民政策時,以 shithole countries(字面「屎洞國家」)來指稱海地、薩爾瓦多、以及部分的非洲國家。川普用粗鄙的 shithole(屎洞)形容這些國家,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不滿。同時,全球的媒體為了報導、翻譯這個髒字,也大傷腦筋。

這個 shithole 低俗、侮蔑,非英語世界的各家媒體在翻譯時有所顧慮,因而為此煞費苦心,翻譯的結果令人眼花撩亂,莫衷一是。法新社甚至還擇要整理,列出一覽,如「污穢」、「糞桶」、「像廁所一樣的」、「乞丐窩」、「爛掉的」、「骯髒的」、「垃圾」、「爛」、「屎坑」。台灣中央社的「鳥不生蛋的」,則榮獲法新社的「最迂迴翻譯獎」。

那麼,shithole 這個關鍵字該怎麼翻?

首先必須明確的是,shithole 在英文裡是個令人難以啟齒的髒字,因為裡面的 shit(屎)是個英文的「三字經」(four-letter word),所以 shithole 連許多英文詞典都不收。我們翻譯時,最好也能考慮到這個層面,給國人類似的禁忌感與講出來的震撼性。

英語世界最大、最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即 OED)收了 shithole,而且詞源、語義、例證極其詳盡。據 OED 所載,shit 為「屎」,hole 為「洞」,所以 shithole 本指「屎洞」,也就是醫學上的「肛門」或粗鄙的「屁眼」。

OED 進一步指出,肛門是糞便的必經之地,沾滿了污穢,因此引伸而有「爛地方」的意思,指的是又髒又破、遙遠偏僻、遭人踐踏、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鬼地方。這是 shithole 當今最通行、最主要的意思。

根據 OED,同樣的 shithole,後來也可轉指接收糞便的坑洞,也就是屋外廁所的「糞坑」。shithole 另有一個語義的發展,與 asshole(即「混蛋」,字面「屁眼」)基本同義,是個罵人的髒字。

所以,川普講了 shithole countries(屎洞國家),在這個語境底下的 shithole(屎洞)、這樣一個令人難堪震撼的髒話禁忌語,我們該如何翻譯為妥?上述的各國翻譯都過於溫和,隔靴搔癢顧左右而言他,我倒是覺得「鳥」不錯。在舊小說中,「鳥」同「屌」,為男性生殖器的禁忌語,常用作罵人的話,川普講的 shithole countries 如果翻成「鳥國家」,那種「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鄙夷之意,也就呼之欲出了。

還是,大家認為從英文 shithole 直譯的「屎洞」更有力?



Friday, January 05, 2018

中菜英譯展現的文化自信

今天,廣州的《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我的專欄文章,題為〈中菜英譯展現的文化自信〉,詳見全文。

中菜英譯展現的文化自信

作者: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曾泰元

2017 12 1 日起,相關部門研議多年的《公共服務領域英文譯寫規範》(以下略作「英譯規範」)正式實施。這份涵蓋交通、旅遊、文化、教育等 13 個領域的英文譯寫標準,提供了常用的 3500 餘條規範譯文。

新聞發佈後,不久即刷爆微信朋友圈,新聞媒體、微博網站也都爭相報導,「永別了,神翻譯」「別了,神翻譯!麻辣燙、拉麵都有了規範英文名了,好有趣」「今日起,麻辣燙、拉麵、烤串有國家標準的英文名啦!再見,夫妻lung slice」,紛紛現身標題,顯示這個議題眾所關切。

2017 6 20 日,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標準委、教育部、國家語委在北京聯合發佈了「英譯規範」,多名研究專家一致推薦,以中文拼音譯寫源自中國、深具中國特色的詞彙,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等。這則新聞當時就已經紅遍了大半的微信微博和媒體網站,其紙質版的《公共服務領域英文譯寫指南》,也於發佈會前數月就由外研社出版。

我出身詞典學,研究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多年,發表過一些相關的學術論文與科普文章,長年來主張的,就是這樣一種向「異化」傾斜、朝我們語言靠攏、展現本族文化自信的翻譯策略。

講得淺白一點,在把中國特色的詞語翻成英文時,我們無須過度遷就英語人士的接受程度,可以儘量順應我們中文的語言特點,具體操作的方法,就是通過音譯(漢語拼音)與借譯(逐字翻譯),來傳達漢語詞彙的原汁原味。

這樣的做法,並不是盲目的自我膨脹,更非唯我獨尊,而是客觀地體察語言現狀之後,所得致的通則與規律。

先以「春節」為例。春節是個深具中國特色的節日,傳統上,英語世界用得最多、最廣的翻譯,是採取「歸化」策略的 Chinese New Year(中國新年)。所謂歸化,就是向他們靠攏,以他們的語言為主要依歸,譯文要盡可能地英文地道。英語世界本來就有 New Year(新年)的說法,冠以 Chinese(中國的)修飾,新構成的短語 Chinese New Year(中國的新年;中國新年),對英語人士而言,就是一個幾乎感覺不到外國味的歸化詞。

然而,「春節」的英譯在國內的標準答案卻並非如此,而是個「中度異化」的借譯詞 Spring Festival(春天的節日)。「春」的英文是 spring,「節」的英文是festival,「春節」逐字翻譯而成 Spring Festival。英文的 Spring Festival 借譯自中文的「春節」,此即中度異化的展現。也就是說,個別的單詞,都是英文既有的詞語,全新的組合,卻因向我們中文的概念結構傾斜,對英語人士而言,可能存在著些許(中度)的異質感(異化)。

至於重度異化的「春節」英譯,就是以漢語拼音轉寫的音譯詞 Chunjie 了。絕大多數的英語人士看到 Chunjie,都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這個 Chunjie 給了他們明顯(重度)的異質感(異化)。對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外國詞語,非得查閱詞典或上網搜索,否則無法瞭解其義。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看到了 Chunjie,肯定也不免滿腹狐疑:「春節」的英譯怎麼可能直接訴諸語音、採用漢語拼音?答案是肯定的。這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良有所本。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就以主詞條(main entry)收錄了 Chunjie,並以 26 個單詞的篇幅,給 Chunjie 做了精簡翔實的定義。

回到甫於日前正式公告施行的「英譯規範」。一些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採取的就是如 Chunjie(春節)般、重度異化的音譯策略,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

這樣的做法,贊成者有之,質疑者相信也不在少數。我們不妨先看一組資料。

近些年來,英語世界最大、最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即 OED)新收錄了不少中國文化特色詞,詞典還附上了實際使用的豐富例證,如 jiaozi(餃子)、wuxia(武俠)、tui na(推拿)、qipao(旗袍)、guanxi(關係)、goji berry(枸杞)、char siu(叉燒)、siu mei(燒味)、yum cha(飲茶)、milk tea(奶茶)、dai pai dong(大排檔)等。除了少數是中度異化的借譯詞之外(如 milk tea「奶茶」),大部分都是重度異化的音譯詞(多源自普通話與廣東話)。

針對「英譯規範」裡的這些圍棋、豆腐、拉麵、餛飩的翻譯,或曰,「圍棋」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 go 嗎?怎麼會是漢語拼音的 weiqi 呢?「豆腐」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 tofu、或行之有年的 bean curd(豆製凝乳)嗎?怎麼另創了一個漢語拼音的 doufu?「拉麵」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 ramen、或是英譯的 hand-pulled noodles(手拉麵條)嗎?怎麼可能是漢語拼音的 lamian?「餛飩」的英文,不是早有源自粵語的 wonton,為何還用漢語拼音的 huntun

的確,圍棋、豆腐、拉麵、餛飩這幾個文化特色詞,原本就已經有了固定、常見的英譯,「英譯規範」的作法,除了延續主流的音譯策略之外,還更進一步,把文化主體性列入考慮,藉此正本清源。圍棋、豆腐、拉麵均源自中國,其常用的英譯 gotofuramen 也最終源自中文,當代中國視角的圍棋、豆腐、拉麵,用的理當是中文拼音的 weiqidoufulamian。至於餛飩的英譯,源自粵語的 wonton 或可保留給「雲吞」,漢語拼音的 huntun 就用來指稱一般的「餛飩」。

或論,這些概念事物,英文已有現成的詞彙,何苦另起爐灶,徒增困擾?非也。英文海納百川,包容性極強,即使現成的詞彙能表達相關的概念事物,英文還是樂於接受新的同義詞。茲舉一例。英文裡表「少量、些微」的字眼相當多,但它還是向日文借了一個 skosh(「少し」,日文羅馬字作 sukoshi),這還是個用得頗為普遍的詞語。

OED和「英譯規範」這樣的作法,事實上再正常不過。鑒往知來,放眼世界,訴諸音譯,是翻譯文化特色詞常見的策略。文化特色詞有其特殊性,在翻成英文時,國際慣例的首選就是音譯。音譯不僅自然直覺,又能最大限度保留原汁原味。

不過國人對音譯的反應,似乎是質疑強過認可,批評多於肯定。許多人認為音譯誰都會,簡單直白,毫無學問可言,而且音譯出來的全新說法,外籍人士不會懂。即使眾多證據擺在眼前,遲疑否定之聲,依舊揮之不去。

文化自信並不是文化自大。過去的我們,因種種原因在歐美面前或許自信不足,現在咱們中國的國力日強,文化自信也隨之而來,但這並不是文化自大,而是回歸平常心,是個本該就有的態度。

我們正視自己的價值,在漢英詞彙的翻譯上依循語言的規律,順天應地,不卑不亢。見微知著,在「英譯規範」的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了一個可長可久的方向。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最長的英語單詞

今天上海的《新民晚報‧夜光杯》刊登了一篇拙作,題為〈最長的英語單詞〉,網站的另一個版本為〈你知道最長的英語單詞有多少個字母嗎?45 個!〉,詳見全文。


最長的英語單詞

曾泰元

我在東吳大學英文系開授一門本科生的「英語詞源學」,從詞源的視角切入,系統性地介紹拉丁文的詞根及其派生的英語單詞。

有一回進行到了 nihil(虛無)這個詞根,部分同學兩眼無神,甚至昏昏欲睡,似已進入虛無狀態。我想活絡課堂氣氛,便靈機一動,掏出了一個內含 nihil、最長的英語單詞之一(29 個字母):floccinaucinihilipilification(輕蔑)。

這個單詞堆砌了 4 個表「細碎虛無」的拉丁文詞語,由 flocci(毛絮)領軍,nauci(瑣碎)、nihili(虛無)、pili(毛髮)依序在後,名詞後綴 fication 壓陣,用以表示「視之如糞土」的鄙夷之意。

同學見狀,兩眼無神的突然發亮,昏昏欲睡的彷彿打了雞血,頓時大家都醒了過來,奮筆疾書。我流暢地念出這 29 個字母的單詞,同學更是驚訝地張口互看。我看機不可失,再接再厲,從口袋裡掏出另一個最長的單詞之一,有 28 個字母: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反政教分離)。我黑板還沒寫完,轉頭一看,發現他們驚魂未定。板書寫畢,同學在我抑揚頓挫之聲中竟面面相覷。

我解釋道,追根究底,這個單詞的詞根雖是 stable(穩固),但容易立即辨識的成分其實是 establish(建立)。加上名詞後綴 ment establishment,這裡是代表當權派穩定力量的「現存社會體制」或「國家權力結構」,在英國特指「英國國教會」。前加表「剝奪」的前綴 dis,構成的新詞 disestablishment 就是「讓英國國教會與國家脫鉤」的「政教分離」。前面冠上 anti(反對),後面再附以形容詞後綴 arian 和名詞後綴 ism(信念),最後整個單詞的概念就是「反對(anti)剝奪(dis)英國國教會官方地位(establishment)的(arian)信念(ism)」,亦即「反政教分離」。

詞根和詞綴此起彼落地接合,詞義也隨之轉變,同學在我的行雲流水中豁然開朗,點頭稱是。

在這門專業選修課上,同學居然展現了不尋常的學習熱忱,於是我打鐵趁熱,再加一碼。

我轉身把一大面的黑板擦掉,再度拿起粉筆,停了半晌,靜靜地從左邊寫下了第一個字母 p,逐步向右。過了一半,我隱約聽到同學竊竊私語,再向右,就是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了。

這是個收錄於已出版的英語詞典、迄今為止最長的單詞,共有 45 個字母: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矽肺病),是個專業的罕見詞。我不疾不徐一口氣念完,彷彿經歷了一整個句子,台下居然靜得出奇。

我說,事實上這個英語第一長詞只是個為長而長的浮誇字眼,可拆解為 7 個主要的成分:pneumono(肺)、ultra(超)、microscopic(極微小的)、silico(矽)、volcano(火山)、coni(灰)、osis(疾病),是一種「因肺部吸入超細含矽火山灰的病變」。

我瞅了同學一眼,他們似乎驚魂未定。我說,放心,這些都不考!他們緊繃的神情,才逐漸緩和了下來。


漢英詞彙翻譯 顯示文化自信

今天《人間福報》刊登了一篇拙作,題為〈漢英詞彙翻譯 顯示文化自信〉,網站的另一個版本在這裡,有興趣者詳見全文。


漢英詞彙翻譯 顯示文化自信

昨天是新年的第一天,也就是元旦。大家或許有所不知,舊時的元旦本是陰曆的正月初一,亦即現稱的春節。後來西風東漸,現在的元旦,指的才是陽曆的一月一日。

當今元旦的英文,毫無疑問的,當然就是 New Year’s Day(字面「新年之日」)。然而令人驚訝的是,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簡稱 CED),除了這個標準答案之外,居然收錄了來自中文、以漢語拼音轉寫的 Yuandan

CED 不是隨隨便便的英文詞典,出版社是世界最大的出版公司之一,詞典是由詞典學界的大咖主其事,也是第一部真正藉助電腦語料庫所編寫、透過電腦排版而出版的英國詞典。

發展了三十多年以來,CED 以超過四十五億詞的海量語料庫為後盾,給收詞、釋義、舉例、辨析提供了強而有力的客觀證據,詞典的權威性有目共睹,廣受學界肯定。

除了 Yuandan(元旦)被權威的 CED 視為英文單詞、獨立列為詞條之外,我們還發現,春節的英文,居然也可以是來自中文、以漢語拼音轉寫的 Chunjie

我們學習英文,從事中翻英,總習慣抱著「歸化」的策略,在英文後面亦步亦趨,力求英文道地,在語言上儘量「歸」順英美人士。

文化自信,落實到漢英詞彙的翻譯上,我們似乎還有所欠缺,只求體貼英文,以求其同。從「元旦」和「春節」這兩個詞彙看來,反而是英國人更注重漢文化的原汁原味,以音譯之法求其異,走了一步我們都膽怯心虛的路。

文化自信不是說說喊喊,更不是妄自尊大,而是審時度勢,鑒往知來,順天應地,不卑不亢,走一條本來就該走的路。

一八年新年伊始,我們看到了 CED Yuandan Chunjie,不妨就以此為本,作為思考的新起點。

曾泰元(台北市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Monday, January 01, 2018

一月一日星期一談英文

今天是 2018 年的第一天,《自由時報》刊登了一篇我的投書文章,題為〈一月一日星期一談英文〉,詳見全文。


一月一日星期一談英文

曾泰元

一八年的一月一日是星期一,新一年的第一天就碰上週一,這樣的三一組合並不常見,估計是每七年才有一次的偶遇吧?

這個難得的機緣,讓我想到春節的吉祥話「三陽開泰」。三陽開泰是農曆年時的祝賀語,藉以表示正月新春,萬象更新的景象。今逢此國曆元旦之三一吉日,姑且加以挪用,給自己增加點奮發向上的正能量,何嘗不可?

一月的英文是 January,源自古羅馬神話的兩面神「雅努斯」(Janus,或譯「杰納斯」)。雅努斯是個門神,前後各有一張面孔,既能回望也能前視,所以亦是終結與開始、過渡與轉折之神。一月承先啟後,終結過去開創未來,雅努斯的角色恰如其分。

星期一的英文是 Monday,來自古英文,mon moon(月亮)的異體。Monday 的本義為 moon’s day(月亮日),譯自拉丁文的 dies lunaeday of the moon「月亮之日」),這或許讓人聯想到日文的「月曜日」。

是的,其來有自。日曜日是星期日,月曜日是星期一,火曜日是星期二,水曜日是星期三,木曜日是星期四,金曜日是星期五,土曜日是星期六,按照「日、月、火、水、木、金、土」這「七曜」的順序。不只日本,韓國也用這套系統,二者都受到中國古代的影響。但追根究柢,以七曜為一週的曆法觀念,是古時候由印度傳入中國的,這與歐洲的星期概念同出一源,都是來自兩河流域的古巴比倫文明。因此只要細心比對,就會發現東西方的體系對應契合,殊途同歸。

長話短說,英文的星期名譯自拉丁文,再以日耳曼的元素在地化而成。

古羅馬一週七日的拉丁名取自七曜,而這七曜中的五星(火星、水星、木星、金星、土星)之名則源自神話:火星(Mars)得名自羅馬神話的戰神「瑪爾斯」,水星(Mercury)得名自羅馬神話眾神的信使「墨丘利」,木星(Jupiter)得名自羅馬神話的主神「朱庇特」,金星(Venus)得名自羅馬神話的愛神「維納斯」,而土星(Saturn)則得名自羅馬神話的農神「撒頓」。英文在翻譯一週七日的拉丁名時,便從日爾曼眾神當中尋找類似的加以替代。

111,一月一日星期一。我們從一月(January)和星期一(Monday)的英文談起,上溯古羅馬和巴比倫。新年伊始,我們彷彿也有了歷史的悠遠與時間的縱深。

(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Sunday, December 31, 2017

元旦的英文,居然可以是 Yuandan?!

今天是「三末」(週末、月末、年末),明天是「三一」(一月一日星期一)。在此辭舊迎新之際,《蘋果日報》的網站刊登了一篇拙作,題為〈元旦的英文,居然可以是 Yuandan?!〉。謹以此文,敬祝關心《語國一方》的朋友 2018 新年快樂!

元旦的英文,居然可以是 Yuandan?!       

元旦的英文是 New Year’s Day(字面「新年之日」)。然而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收錄了來自中文、以漢語拼音轉寫的 Yuandan。圖為 2017 年美麗華百樂園跨年煙火秀。資料照片

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1 1 日,新年的第一天是元旦。元者,始也,即「第一」之謂。旦者,晨也,後亦轉指「日」。因此,元旦的本義就是一年的「第一日」。

一年的第一日,舊時本是陰曆的正月初一,亦即現稱的春節。後來西風東漸,現在意義的元旦,就是陽曆的 1 1 日。

稱國曆 1 1 日為元旦,曾有學者提出異議,因為長久以來,元旦均指農曆的正月初一。但從辛亥革命結束、中華民國成立以來,改稱農曆正月初一為春節,國曆 1 1 日為元旦,至今已有 100 餘年的歷史,大家早已習慣,實在沒有必要回到從前,瞎折騰徒增困擾。

元旦的英文,毫無疑問的當然就是 New Year’s Day(字面「新年之日」)。然而大家或許有所不知,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簡稱 CED),除了這個標準答案之外,居然收錄了來自中文、以漢語拼音轉寫的 Yuandan

這怎麼可能?懷疑的朋友不妨逕上 CED 的網站親自求證,眼見為憑。我也在此轉錄 CED Yuandan 詞條,方頭括弧內為我的翻譯:

Yuandan【元旦】
noun【名詞】
1. the former name of Chunjie【春節的舊稱】
2. the Western (solar) New Year’s festival as celebrated in China【中國所過的西(陽)曆新年節日】

CED 不是隨隨便便的英文詞典,它的第一版於 1979 年問世,迄今已近 40 年,當時是由 Patrick Hanks Lawrence Urdang 這兩位詞典學界的大咖主其事,也是第一部真正藉助電腦語料庫所編寫、透過電腦排版而出版的英國詞典。發展了 30 多年以來,CED 以超過 45 億詞的海量語料庫為後盾,給收詞、釋義、舉例、辨析提供了強有力的客觀證據,詞典的權威性有目共睹,廣受學界肯定。

除了 Yuandan(元旦)被權威的 CED 視為英文單詞、獨立列為詞條之外,我們發現這個詞條有兩個定義,第一個就是千百年來元旦的本義,第二個則是現在通行的新義。在第一個意為「正月初一」的本義裡,我們還發現了原來春節的英文,居然也可以是來自中文、以漢語拼音轉寫的 Chunjie

CED 是部紙質與線上並存的英文詞典,我們翻到(或鍵入)Chunjie,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以下豐富的資訊(懷疑的朋友一樣可自行求證),方頭括弧內仍為我所譯:

Chunjie【春節】
noun【名詞】
an annual Chinese festival marking the (lunar) Chinese New Year. It can last over three days and includes the exchange of gifts, firework displays, and dancing【標誌著(陰曆)中國新年的年度中國節日,可持續三天以上,期間要互贈禮品,有煙花爆竹的施放,還有舞蹈的演出】
Also called: Spring Festival. Former name: Yuandan【又名 Spring Festival。舊稱 Yuandan

令人難以置信,不是嗎?元旦,標準的英譯是 New Year’s Day,而 CED 竟加收了中國觀點的音譯詞 Yuandan。春節,標準的英譯是 Spring Festival(或 Chinese New Year,字面「中國新年」),而 CED 竟也納入了中國觀點的音譯詞 Chunjie

我們學習英文,從事中翻英,總習慣抱著「歸化」的策略,在英文後面亦步亦趨,力求英文道地,在語言上儘量「歸」順英美人士。然而 CED 在「元旦」和「春節」的作法上,卻讓我們驀然驚醒,它訴諸的,卻是我們踟躇猶疑的「異化」策略,不考慮英美人士的感受,從結果看就是全然的外國話,「異」質性十足。

文化自信,落實到漢英詞彙的翻譯上,我們似乎還有所欠缺,只求體貼英文,以求其同。從「元旦」和「春節」這兩個詞彙看來,反而是英國人更注重漢文化的原汁原味,以音譯之法求其異,走了一步我們都膽怯心虛的路。

文化自信不是說說喊喊,更不是妄自尊大,而是審時度勢,鑒往知來,順天應地,不卑不亢,走一條本來就該走的路。

2018 年新年伊始,我們看到了《柯林斯英語詞典》(CED)的 Yuandan Chunjie,不妨就以此為本,作為思考的新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