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3, 2008

南京下雪了

據說南京近幾年來的雪少了許多,已經有快兩年沒下了。所以今早起床後大地白雪靄靄,不只我興奮,許多本地人也以發短信、打電話的方式互報好消息。我到了南大後,更看到學生、居民、遊客拿著相機四處取景,古典的校園內滿是燦爛的笑容。

這場雪不算大,積雪不過一、二公分。最低溫也才零下二度,探底後便逐漸攀升到了零上。路上的雪,也因而一下就被壓踩成既黑又醜的雪泥,濕了髒了我漂亮的鞋。有些路段的雪已結冰變硬,滑不溜丟的,走路都要格外小心,以免不慎滑倒。

今天凌晨我在夢中,彷彿聽到了玻璃上微弱的窸窣聲。我翻身下床,打開窗戶,冷風灌進我溫暖的房裡,鼻子一陣痠涼,害我差點打了個噴嚏。我打開手掌伸出手去,果然發現輕盈的雪花一片一片地被我接收,在我的掌心化為柔順的水滴。雪,果然來了。

雪,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在美國中西部讀博士時,冬天氣溫降到攝氏零下一、二十度是常見的事,加上風冷 (wind chill),那種麻痺刺骨的感覺只有體驗過的人才知道。大雪更是生活的一部份,我還曾在暴風雪、能見度不足 10 米的時候開過車,想起來都覺得恐怖。

然而,久沒看到雪花紛飛,我的心,沒有因習慣而生的世故,彷彿也重新歸零,與純潔的天使同在了。

人,真的是很奇妙的動物。雪不過就是大自然的物理現象,低溫凝固的水汽因重力而下降,我們卻賦予了它唯美浪漫的聯想。星星月亮太陽,山川花草樹木,白天黑夜黎明黃昏,有哪一個不是?

冰冷的理性是有許多真理,但難道溫熱的感性就沒有嗎?在這個科學家不斷地以實驗來發掘真理的理性時代,我心中感性的砝碼沒有被摧毀。我選擇逆向加碼,把天平的另一頭頂了起來。

5 comments:

peishan said...

我還沒看過「雪花紛飛」的情景,
看過陽明山上融雪罷了 *lol*。

感性的人,
即使只是小小的一株草,
也會覺得它可愛、特別。

保有那份純真、簡單,
想必是現在多數人嚮往的吧!

老師,
注意保暖哩!

今年是個暖冬,
(還是以後冬天根本就會不見?!)
前幾天北部氣溫還有將近20度呢!
不過,
又要開始「變天」了!

Sylviayo said...

老師
想當初我第一次體驗大雪紛飛的時候,
也是興奮不已,
一等雪停馬上和一堆朋友在雪地上打雪仗兼製作小天使圖案 (人呈大字型地躺在深厚的雪地上,雙手上下、雙腳左右撥動積雪),好不開心!!
然後,隔一天清晨迎著與老師敘述無異的椎心刺骨冷風趕公車,晚上再身著被巧克力雪泥玷汙的雪鞋、雪褲回家,
頓時間,所有對雪的期待與幻想早就一掃而空啦!

但,白雪皚皚的美景,
是真能撼動人心的呢!!
(可能只限於在有暖氣的室內觀賞喔!)

曾泰元 said...

Yeah, 這裡的網管解除了!我可以上語國一方了!只是這個「好運」不知道能維持多久。Buddha bless Hugo's Corner!

南京放晴了,陽光燦爛。在坐地鐵時又接到遠方好友的電話,心情真是好到不行!

對的,是白色的心情。天使般的心情!

還有還有,我發現語國人口分佈圖有很多新增的紅點哦!最不可思議的是,非洲加入了!非洲也有人上語國一方呢!根據我的判斷,好像是南非的開普敦和蘇丹的喀土木。哈哈,歡迎歡迎!

大家多留言吧!這樣我才有動力多寫一些好文章,跟大家分享!

Chao-Ling said...

細膩敏銳的人
總能從一粒沙子看世界!
忙碌高壓的研究生活中
閱讀你的網誌
絕妙地讓我適時的轉換心情
時而讓人感動
時而讓人有所啟發
謝謝你的分享

珮帆 said...

沒有看過雪
很期待能至少有一次機會親眼見見
不過我實在是怕冷
所以出動前應該會先把自己裹的像一隻熊吧
哈哈

要記得保重身體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