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0, 2012

南台灣的野台婚宴──我在聯合報繽紛版的文章

今天《聯合報》的繽紛版以半版的版面,刊登了我月前投稿的拙文〈南台灣的野台婚宴〉,描述我參加以前屏商學生小唐婚宴的過程與心情。

事實上,這篇文章是好久以前就貼在《語國一方》的,我覺得寫得還挺生動爆笑的,於是某天靈機一動,就投給聯合報,想不到他們就要了,哈哈,好高興。基於報社的要求,我早已將原文從部落格刪除。

文章方面,我常寫的是學術論文、評論性的媒體投書,早年還寫過好幾篇與語言、詞典有關的書評報導,這篇聯合報的文章是我正式面世的第一篇散文,跟大家分享一下不同的筆觸。



南台灣的野台婚宴

【聯合報╱曾泰元】


看到九年不見、女大十八變的小唐,她竟不顧形象,身穿婚紗,臉撲厚粉,足蹬高跟鞋,在眾親友面前對我又跳又叫……
記得那天是大年初五,多雲時晴偶陣雨的天氣。

早上七點半我一個人開車出門,目的地是高雄路竹的竹滬村,為了參加以前屏商學生小唐的訂婚喜宴。路竹,去之前我好不容易才在地圖上找到,是一個位於高雄、台南交界的濱海城鎮,對我來說是一個從未謀面的陌生之地。

千里迢迢開車南下
只為參加學生婚禮


我在台灣尾的屏商只待了兩年,只教了第二屆的這班兩門課,也沒當過他們導師,為什麼事隔多年,我竟千里迢迢專程開車南下,去喝喜酒,跟學生相聚呢?

事實上我原本也很猶豫,覺得實在不符成本效益。來回時間起碼要八個小時,春節年假遇到塞車就更難說了;油錢,來回七百公里左右的路程差不多也要二、三千元;高速公路的收費站來回要過十八個,過路費要七百二十元;喝喜酒給紅包,還要包個幾千元。最重要的是,這樣長途開車,當天往返,會把自己累個半死。

小唐來過幾封電郵,也打過幾通電話,熱情邀請,我很感動。她用電郵傳來「猴子變美女」的婚紗照,時而嫵媚,時而調皮,讓我很心動,想要親眼一睹新嫁娘的廬山真面目。但我還是把自己的考量據實以告,直到過年時我都還覺得成行的可能性極低。

小唐訂婚的前一晚,我終於完成手中厚厚一疊近五百頁的詞典校訂稿,工作暫告一段落,在家人支持下,我才動了要南下親自送上祝福的念頭。

真正讓我決定不計成本,起身赴會的一大理由,就是「情」。我在屏商兩年,教過四屆學生,雖有個別跟我感情比較好的,不過就班級整體而言,小唐他們這一班是最熱情的,讓我覺得自己像個明星,像個偶像,徹底滿足了許多老師都不好意思承認的虛榮感。

嗯,這種感覺,我到台北教書之後,只有我在東吳的第一班,以及後來進修部的另一班,可以相提並論。

新娘子義氣相挺
妝沒卸跟著續攤


國道一號中山高南下車流順暢無比,我平均時速都維持在一百到一百一,才一個半小時就到了台中,三個小時就已經過了台南,準備要進入高雄了。

為了不要太早到,我只好在仁德服務區休息久一點。想不到進了新娘家開的「黑松大飯店」(封路辦桌處之意),在空蕩蕩的「飯店」裡,我竟然還是前幾個到的。

看到九年不見、女大十八變的小唐,她竟不顧形象,身穿婚紗,臉撲厚粉,足蹬高跟鞋,在眾親友面前對我又跳又叫,一堆黃澄澄、閃亮亮、沉甸甸的珠寶首飾就這樣晃呀盪呀,實在很怕她不小心扭到了腳。

嗯,近距離看過小唐之後,發現真實的她還是這麼率真可愛,婚紗照裡的小唐,就放在夢中吧!

同學陸續來了,多半我只覺得面熟,但記不得名字(歹勢啦!要來之前我找不到以前的通訊錄,無法事先預習)。大家基本上外表都沒變,只是稚氣已脫,換上了成熟自信。

唯一的例外是Q毛,她那份成熟自信又樸實莊重的美,讓我幾乎認不出來,她還四處張羅幫忙喜宴,認真負責,做她老公實在「福氣啦」!佳青興奮地過來跟我擁抱;英雪熱情與我寒暄;愉蓁還是一樣美麗可愛;憶蕙仍然文靜內斂;一蓁皮膚終於美白成功;旭君依舊是冷面笑匠……

小唐的訂婚宴就在主持人「說謊不打草稿」、「吹牛不準備氣球」的連珠砲中展開。強力喇叭放送出來的人聲、歌聲,震耳欲聾,害我們在下面聊天即使吼到聲嘶力竭,聽者也未必聽得清楚。

我們只好在喜宴結束之後到興達港附近的情人碼頭續攤喝咖啡,被海風吹得凍未條之後,再轉檯到岡山火車站前的好樂迪去唱歌。

令人銘感五內的是,我們的新娘子竟然妝還沒卸,只換上便服,就頂著個造型誇張的亮麗新娘頭,跟著大夥兒續攤同歡。嗯,這就是我們重義氣的小唐。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哇哈哈,老師你有好梗喔…重點都寫出來了…哇哈哈~~~~~~~我有在我們班的群組中介紹老師的blog,請他們上來看喔~~~呵呵!!!我公公說要接續寫「野台戲續集」,內容寫台上主持人和我南部三叔公及我上台唱歌的橋段…@@" 他說你寫的真是太好了…他也才剛知道,原來那天他們離場後,我的節目還那麼多啊~~~哇哈哈~我都忘了他不知道這件事咧~~~嘻~~

Anonymous said...

哈哈,老師,這是我這一生目前聽過最大的讚美耶。謝謝你,也謝謝你那天的參與,很感動。

曾泰元 said...

小唐,因為有你,才有這篇。你公公很爆笑喔!

曾泰元 said...

第二則留言還是小唐寫的嗎?還是Q毛?不管是誰,我文中描述的都是我內心的實話,很高興、很榮幸能夠教到你們這班。

Ying-Hsueh Cheng said...

看到這段,我大笑 ~~

為了不要太早到,我只好在仁德服務區休息久一點。想不到進了新娘家開的「黑松大飯店」(封路辦桌處之意),在空蕩蕩的「飯店」裡,我竟然還是前幾個到的。

我記得當年老師有寫過參加小唐婚禮的趣事,如今投稿完再看一次,我人在美,看著這篇文章感覺很不一樣,親切的南台灣感覺又回來了…

Anonymous said...

第二則不是小唐(我)po的喔…呵呵~我想應該捲毛。昨天家族聚會上,我公公一直跟大家講您寫的這文章,一面虧我,一面稱讚老師您喔…他說「你老師真的好難得喔…光是來回的費用,就已經可以在台北五星級飯店吃自助餐兩次了…再想到紅包費用…只能說,你遇到了一個很令人感動的老師!」說的真好,老師你為了一個「情」而費了那麼大的功夫及時間,而且還是在過年期間…我們班真的都超感動的,我們從您身上不僅僅學到知識,同時也學到「情」字。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