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9, 2009

姐妹情誼

Sisterhood。這是我日前在大考中心閱卷時,對本組閱卷文化的註解,之後居然也成了組員間認可的通關密語。

週六中午剛結束大考學測英文考科非選擇題的閱卷工作。對我來說,從週二起的這四天半緊湊無比,只能用「無暝無日」來形容。我評分時殫精竭慮,左手掐指算翻譯,大腦轉圈計作文,右手持筆打分數,彷彿是個「人形機器人」。

然大部分考生的英文實在不忍卒睹:不寫、繳白卷還好,算是給我們的「恩賜」,我們鴨蛋也送得迅速輕鬆。就怕考生程度差、還發揮不服輸的硬頸精神,寫的內容東拼西湊、支離破碎、千篇一律,改得我心力交瘁,傷腦弱智,苦不堪言。

我以酗咖啡提神,努力撐著做好該做的工作,卻因咖啡喝過了頭,神沒提到,卻壞了身,一整天病懨懨的,差點還跟「組頭」馬老師告假,無法履約繼續奮鬥。

馬老師看我這名閱卷標兵狀況有異,原本平板清純的丹鳳眼竟變成了深邃性感的雙眼皮,於是御賜我抗流感精油,要我滴 5 滴在面紙上,捂住鼻孔猛嗅 10 分鐘。香美姐從別組的好友那裡幫我借來中藥涼油,讓我搽搽鼓漲反胃的肚子。嘉煥兄給我清涼的喉糖醒腦,佳瑾姐送我馥芳的薄荷茶提神,使我萎靡不振、頭昏嗜睡的狀態逐漸好轉。加上其他組員不吝互贈分送的餅乾、糖果、巧克力、麵包、蛋糕、蜜餞、果脯、香蕉、橘子、便當,大家的交流,就好像女孩子之間典型的分享。

剛性的閱卷任務,融入了柔性的姐妹情誼,這種姑嫂式相濡以沫的元素,讓我們東吳 12 人的英文閱卷團隊,一直都是 12 組 144 人裡最受矚目的一群。

得之於人者多,自己不知道該拿什麼回饋,但我一直都放在心裡,靜靜地醞釀。後來靈光一閃:西洋情人節就在眼前,那我何不來點浪漫、不一樣的?

禮拜五下午,大家都還在做最後奮鬥的當兒,我抽空外出,到附近水源市場一樓的花店,買了 12 朵酒紅色的大玫瑰,分裝得漂漂亮亮的,提著回到大考中心,旋即引起側目。我掏出玫瑰,一支支地分送給本組組員、預祝他們情人節快樂時,驚呼、讚嘆、感謝不絕於耳,引起了旁邊其他幾組老師的騷動。

剩下的一支玫瑰送自己太奇怪,便給了同一閱卷室的台大外文系學弟好友。Sisterhood,誰說只存在女人之間?女人跟男人也可以有,男人跟男人又未嘗不可呢?

4 comments:

王子麵 said...

突然想到上次老師寫的那篇“雌雄同體”!哈哈!老師你真是太感心的男人了!

Vera said...

姐妹情谊-真是好有心。

你拍的月亮是金黄色的,好美。

今天元宵节的月亮说是1957年以来最圆最大的一次。

Wen said...

哇! 好感動的感覺喔
想到東吳大學的老師們一起奮鬥
讓我頓時想起東吳的點滴!

曾泰元 said...

右上角的照片剛換,月亮的色調也比較白了。我覺得照片顯現出來的顏色跟月亮相對於我們的角度有關,跟相機的設定也有關。上次金黃的上弦月是低空拍的,這次元宵節的滿月是高空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