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要是你的孩子罵髒話……

週六晚帶著大容和鄰居小馬,開車到離家稍遠的運動公園玩。園內的設施既新且多,但他們倆沒多久就玩膩了。大容又把腦筋動到我頭上,提議說要玩紅綠燈,我當鬼。

紅綠燈是一種刺激有趣的遊戲,我也樂在其中。這次一切順利,沒有跌倒,沒有受傷。只不過兩個小傢伙靈活刁鑽,又各給自己五命,讓我抓不勝抓。為了節省體力,我只好跟他們鬥智,時而以靜制動,守株待兔,時而聲東擊西,調虎離山。

後來園內廁所的警鈴大作,我們趕過去一探究竟,原來是有人誤觸開關。遊戲被迫中斷,我也趁此休息。時候不早,本想打道回府,突然有小朋友在招兵買馬,尋求紅綠燈的玩伴。他們倆躍躍欲試,眼神裡盡是興奮與渴望。我想反正隔天也不用上學,就讓他們再玩個 20 分鐘,自己則在近旁兜圈散步。

散步時我隱約聽到有人在罵髒話,覺得刺耳。靠近遊戲中的小朋友一點,聽得更清楚了,是句怵耳驚心的五字台罵 "F*ck your mom's c*nt!" (註:換種語言,降低衝擊),而且爆粗口者還一講再講,三講四講,樂此不疲。小朋友遊戲照常,場邊家長竟也閒坐嗑牙,若無其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停止散步,衝到場中嚴詞喝問:「是誰在罵髒話?」紅綠燈嘎然而止,有人指著一個小女生,說「就是她」。那個小女生站在高處,看來跟大容差不多年紀,小三左右。她沒有否認,神情游移目光閃爍,腳底下不斷搖晃著設施鐵鍊。

我按捺不住怒火,對她斥責道:「怎麼那麼沒有水準、那麼沒有教養?噷,你爸媽是誰?」她抿著嘴不回答,抬頭看著遠方,腳一樣地扭著晃著。我環顧四周,沒有家長出面承認,只聽到有位太太低語道:「嘴巴那麼髒,要回去好好刷刷牙!」遠方嘭嘭的籃球聲,伴著眼前的死寂,其他小朋友各據一角,巴巴地望著我,靜默不語。過了半晌,我抬頭瞪了她一眼,跟大家宣布說:「這個小朋友沒有教養,大家不要跟她玩!」

這麼小的年紀就滿口髒話,她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同玩的小朋友悶不吭聲,缺乏同儕糾正的內部機制,需要學習。不過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幾個近在咫尺的太太只顧著聊天,自己的孩子淹沒在不堪入耳的髒話中卻毫無行動,她們展現的又是什麼樣的一種態度?

8 comments:

Liuchiu said...

這禮拜我也在思考著這問題,到底遇到這種事該糾正還是不糾正好呢?
又糾正的話會不會又造成小孩自以為得意或是成為注目對象而驕傲?
我遇過很多,也有二三歲的,父母都在旁邊,甚至於牽著手。
舉例,這禮拜遇到一個約八九歲的小女孩站在爺爺機車前坐,延路大喊著,遠處聽我還想著,好一個活潑快樂的女孩呀!這麼有招氣地高興著唱著兒歌還是繞口令什麼的。但近聽,卻發現她喊的詞句全是不堪入耳髒話,就像數數兒般的大唱著。哇哩咧,我騎在後方約20m處,有點驚到...

大邱 said...

老師,我認為小孩子對髒話的意涵在認知上是相當不明確的。我在補習班也斥責學生把fuck(真的是英文)當口頭禪不停地揶揄,事後我問他們懂不懂fuck的意思,他們都說只知道是髒話,不知其意。我想,小孩接觸到髒話甚至學習起來通常只是模仿其他人的言語罷了,沒有人會把這些詞藻像是國語課那樣解說給他們聽。我甚至聽過父母為了制止小孩詢問晚餐吃甚麼,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台罵。這真的是台灣的家庭教育出了極大的問題。

Jason30316 said...

老師,

你當著大家的面斥責那位女生,
他的心裏會很受傷,
以後可能會更叛逆喔...
或許他只是想引人注意吧?
小孩子會說髒話,該罵的應該是父母才對,
不完全是他的錯呀!

國喬

曾泰元 said...

近日來,有一些關心此事的同學、朋友透過不同的管道,跟我交換了意見,我也覺得我當初的作法似乎有欠妥當。

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沒有經驗,不曉得該如何處理。有誰可以提供較為具體可行的建議,以免下次類似的情況發生時我還是不知所措?

Anonymous said...

老大我只能說你太衝動
那群小孩肯定被嚇死
畢竟你對那個小女生而言也只不過是一個陌生叔叔而已
也許用勸說的方式會好一點吧
有時候小孩都吃軟不吃硬囉
何況要是那小女孩真的因此就被排擠的話
而且還是被一個陌生叔叔的"見義勇為"害的
那他的人生也太悲慘= =
我也覺得錯是錯在父母的管教有問題的囉
其實你糾正他沒錯
只不過我覺得你不應該叫大家不要跟他玩
也許你該叫那些孩子幫助那小女生改掉這壞習慣才對....
沒看過你生氣大罵的樣子
光用想的就覺得可怕了冏

I-Hsuan said...

哈哈哈,翻成英文版也還是威力不減阿老師!!

我其實也要好好檢討愛罵髒話這點...
忘記從哪本書看到罵髒話是污辱一個家的語言。

恩,值得深思。

新年快樂!!

S said...

老師的措詞看起來是過於嚴厲了,
應該用柔性勸導的方式。
不過一講再講確實是讓人惱怒…

髒話這回事,就我的觀點來看
很多人都被普世價值所影響,
髒話變得很口語化,就像有些學生
遇到某些不順心的事情會把sh*t掛在嘴上,
但是這個字眼在外籍老師耳裡聽起來,
卻是極不恰當的。

以我自己來說,我幾乎沒罵過髒話
可能是我接觸的例子不少。
就拿吵架當作例子好了,
臺灣有一部分人們,吵架的時候
幾乎是把髒話
當成語助詞或者是一個句子的開頭
不管是助長聲勢也好,或者是加強語氣,
我並不認為髒話對吵架有什麼實質幫助,
充其量只是會讓雙方越吵越兇而已…

有時候,朋友會問我:
「好像都沒聽你罵過髒話耶?」
這個時候我就會反思,
是什麼原因,讓「沒有罵過髒話」這件事
反而變得稀少、珍貴,
而「罵過髒話」卻是習以為常的?
然而這種觀念、事物卻是經常性的深植人心,
早已經生根了。

我並不全然認為這與教養有關,
但是確是有一定程度的相關性,
真要說的話,
我覺得與「自覺」、還有「聆聽者感受」
比較有關聯,
而這裡所提到的聆聽者,
可以指被罵的人、或者是第三者。

yadi said...

Dear Hugo,
我認為這個問題有幾個層次可以討論,可以辦一個徵文比賽,徵文文案我可以幫你寫。五百字以上,首獎可以得到"細說英語粗話"一本。(這本我有,直接送給得獎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