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08

各自遠颺

這陣子小一的鄰居小馬跟小三的大容特別要好,經常玩在一起,彼此串門。我帶大容出遊,小馬也都想跟,反正帶兩個比帶一個輕鬆,左拉一個右牽一個,倒也其樂融融。

小馬大概玩出了興趣,總是一個星期前就殷切地巴著我問:「大容『把拔』,我們下個禮拜去哪裡玩?」我向來很少作中長程規劃,根本還沒想那麼遠,就看著他和大容興奮地討論一週後的目的地與活動。被逼急了,只好答應他們我好好規劃,星期五晚上再告訴他們。

上個禮拜六上午跟他們倆到學校「尬」籃球,不露痕跡地連輸了幾場,讓他們高興高興。中午帶他們到澳美客牛排館 (Outback Steakhouse) 吃中飯,一同慶祝我媽生日。他們點了洋蔥花球、焗烤薯條、辣雞翅,各自搭配了一啤酒杯的冰鎮雪碧,直呼過癮好吃。只不過兩個好動的小男生吃飽喝足,居然在餐桌下鑽進鑽出,並在餐廳裡追逐起來,我只得不顧形象加以喝止。還好這是氣氛歡樂的美式家庭餐廳,我的吆喝還不至於過分刺耳突兀。

安排小朋友的假日活動真是令人煞費苦心。還好餐廳斜對面就是台北小巨蛋,有個全台首屈一指的滑冰場「冰上樂園」。他們倆都會溜直排輪,我也十幾年沒有滑冰了,大家都對這項活動既興奮又期待。滑冰場冷得跟冰庫一樣,而我們除了小馬之外都只有穿短袖,幸虧不久之後身體就逐漸暖和了起來。兩個小的雖是第一次滑冰,不過摔了幾次之後就如魚得水,還在場內競速飆快,累了就在一旁的角落撿碎冰堆冰山。我太久沒滑冰,重重地摔了幾跤,左手掌還因而瘀血腫脹。本想不玩了,可是小朋友欲罷不能,不願離場,我要是在場邊休息,沒外套只有發抖的份,所以只好硬著頭皮繼續滑。一回生二回熟,我跟著大家兜圈子也兜出了心得,只不過離場前小馬無預警地拉了我一把,害我又跌了個四腳朝天。

出了冰上樂園打算帶他們去看電影。本來說好要去看卡通片《航海王喬巴身世之謎》的,可是他們倆表決通過、臨時決定要再看一次《海角七號》,我也傻傻地就依了。重看《海角七號》,片中的笑點已不再好笑,然而我感動依舊,中孝介的演唱情感真摯,更讓我眼眶熱鼻頭酸。



我們踏上各自的,各自抉擇的道路,在未來的某日綻放笑容,直到重逢時。

舊時的玩伴、同學、朋友,你們好嗎?

4 comments:

王子麵 said...

"在未來的某日綻放笑容,直到重逢時。"
看來,得等到我們幾個都能自然的綻放大笑容的那天,才能與老師重逢了...
呼呼.....

舒 said...

有聚有散,常理耶,也许因为散的想念才有聚的感动,呵呵

Anonymous said...

Hugo:

這個影片~~又要猜謎了嗎?

longman

Anonymous said...

跟小朋友在一起是最幸福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