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4, 2008

五四青年,五弔項羽






















日前才從南大研究室的室友口中得知,大陸的青年節訂在五月四日,而且這天 14 歲到 28 歲的青年可以放半天假。我嚷嚷著說我是青年,也要放假,因為今年元旦去白馬寺跨年、在洛陽近郊搭計程車時,司機問我說:「你 25 歲了吧?在念研究所嗎?」呵呵!我看起來真有那麼「幼齒」嗎?

前幾天是大陸的五一節連假,我也出門湊熱鬧,體驗這裡的休假文化,但選擇了一條較少人走的路,前往相對冷門的蘇北。最想去的,就是宿遷的項王故里。《史記‧項羽本紀》開頭就說「項籍者,下相人也,字羽」,下相就是現在的宿遷。項羽 24 歲起兵反秦,27 歲滅秦,自刎時也不過 31 歲,真是英雄出少年哪!今天的青年節算他一份。

我去過安徽蚌埠濠城鎮、「四面楚歌」的垓下古戰場,也到過安徽和縣烏江鎮、「無顏見江東父老」的項羽自刎處。這個拔山蓋世的悲劇英雄,司馬遷筆下給了他無限的慨嘆,讓我心有戚戚焉。

宿遷是個小地方,不過市中心卻建設得空曠宏偉,似乎想與北京的長安大街媲美。我時間多,就帶著地圖慢慢走慢慢看,沿路偶有三輪車、計程車朝我按喇叭,要載我逛逛,都被我一一婉拒。我就喜歡走走停停,照照相吹吹風,爬上爬下走回頭路,有司機、導遊、解說員,只會亂了我隨性從容的步調。我沿著酒店旁的古黃河走,先朝東後折南,復往東切至與古黃河平行的京杭大運河,緣河濱南行數里後西拐,就見到醒目的古建築群。

看地圖,直覺應該就是這裡。只是,這金碧輝煌的古典建築顯然是明清風格,令人聯想到紫禁城。問一旁街坊的大叔,才知道項羽出生地就在隔壁。告辭前我還問他:「你們這兒都姓項嗎?」他揮手搖頭不置一語,讓我覺得好像問了個蠢問題。

霸王出生於 2240 年前的下相縣梧桐巷,原址歷經天災人禍,早已面目全非。儘管不復當初,但這畢竟是一代梟雄的出生地。陽光炙熱,遮蔭處卻也涼風徐徐。遊客星疏,我讀著碑廊上刻的《史記‧項羽本紀》,心中想的是他奮勇向前,重義氣講磊落。楚漢相爭,他真的被劉邦打敗了嗎?表面上是的,但我衷心仰慕的卻是項羽。去年九月在徐州,劉邦「大風起兮雲飛揚」的歌風台我就去過一次,但項羽「定都彭城,臨風戲馬」的戲馬台我卻去了兩次,加上垓下、烏江、下相三弔項羽。我以行動來證明我的項羽情結。

不以成敗論英雄。我緬懷項羽,默默慶祝今天正滿兩週年的語國一方。

照片一項王故里──迎風招展,旌旗飄揚。
照片二《史記‧項羽本紀》碑刻──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
照片三項王手植槐──據傳為 2200 多年前項羽親手所植。主幹在明代因黃河氾濫被埋於地下,今所見之新枝綠葉,乃由主幹樹皮所供給之養分長成。這似乎象徵了項羽死而不朽的亙古霸氣。
照片四槐樹花炒雞蛋──30 元人民幣一盤,為宿遷特色菜之一。槐樹花的口感有一點像金針花,但較為乾澀。
照片五京杭大運河宿遷段──北至阫縣 59 公里,南距泗陽 52 公里。
照片六主人,等等我!──在古黃河邊上邂逅的小土狗。看牠濕淋淋的,一直在我的腳邊繞,要給牠拍張特寫,想不到前面的主人一吆喝,牠就一溜煙地跑了。
照片七憋得難受啊!──主人把我包成這樣,不曉得要帶我去哪裡。攝於宿遷長途汽車站。

3 comments:

jiyu said...

明明緬懷之情躍然紙上,我還是往小土狗跳動的可愛小腳和那茫然未知的呆呆眼神看去,既是「不以成敗論英雄」,那也請不以喜好論庸雅囉~~也在這裡送上遲來的祝福──語國一方生日快樂^^。從學生到成為社會人,就喜歡在網路漫遊時走向語國這方,看看老師筆耕的田園。願如槐葉長青,時時風光好,多喜樂。

Anonymous said...

Hugo:

你照片的構圖愈來愈有職業水準了~
It says more than just a picture
不過,那盤雞蛋要三十塊人民幣?看你是觀光客,坑你的吧!


Longman

Anonymous said...

曾老师
语国一方又需要代理才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