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6, 2007

南京初體驗

Yeah! 我又重出江湖了!不過,哈哈,我的武功尚未完全恢復,目前只能單向出拳,你們在哪兒我可是看不到呢。

網路有些問題,住房還在物色,手機還沒辦妥,還沒有安定下來的感覺,不過我還是無法忘情四處探幽訪勝。

到南京的隔天下午,我就立即從客居的鼓樓一帶往南步行一個小時,往西跨過秦淮河,到我在南京最喜歡的莫愁湖公園。走進莫愁,萬事不愁。在燠熱的午後,倚著莫愁湖畔忘憂橋,清風徐徐,荷葉田田,遊客星稀,恬淡寧靜。

遊罷莫愁湖,便衝著地圖上標示的「鳳凰臺遺址」,沿著虎踞南路、鳳臺路南行,身旁是樓高三層的明代古城牆,心中想的卻是唐朝李白的〈登金陵鳳凰臺〉:「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穿過集慶門,彎進集慶路,找到鳳遊寺(一條小路),心想,這路名太明顯了,肯定就在這一帶,便問路邊的大娘,她說,就在古瓦官寺內,往前面那條小巷走去。早已毀壞的古瓦官寺,目前正在大興土木,企圖回復到 1500 年前南朝初建時的規模。「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既然鳳去臺空寺毀,那就憑弔歷史,託詩想像吧!

我在南京看來雖然詩意處處,但還有幾個現實的問題尚待解決。如果大家已經看到我請格友在〈南京,我來了!〉代貼的意見,那麼你們大約已經知道。由於政治社會環境不同,網路在這兒也是有不同待遇的。網路服務供應商有提供上「國內」網的基本服務,價格便宜;若要上「國際」網(「國內」網也可以上),價格便貴上許多。但即使我用了南大的國際網,我可以上美國的 amazon.com、google、台灣的聯合新聞網、東吳大學的網站,但卻上不了中時電子報。更讓我心急的是,我一直都連不上「語國一方」!

我請南大的老師回家試,沒用。我打電話給我一個北大中文系的教授朋友,請他用他的電腦上網幫我試,也連不上去。這讓我想起一個月前一位新疆的格友來函,說他很喜歡讀我「語國一方」的文章,除了文筆好文采高之外,又兼具知性與感性,雋永與俏皮。但他向我抱怨最近老連不上去,要我再把網址給他。

難不成是我的部落格在大陸被封鎖了嗎?我不相信,試了另外幾個同屬一個網站的部落格 (http://blogname.blogspot.com),發現全部都上不去。這下我稍微寬心了一點,因為不是「語國一方」的問題,但我還是很困惑,為什麼同是 blogspot.com 的使用者在這兒都會被管制呢?更奇的是,我們部落客的登入頁面網址不同,登入沒問題,可以發表文章(所以才會有這篇新文章貼出),可以用控制主頁,卻不能檢視自己的部落格!

怎麼辦呢?看不到大家的回應讓我鬱卒,不過將來應該還是會有辦法的吧!啊,對了,我新申請了一個電子郵件帳號,將來大家要是想跟我聯繫,可以寄到這個新位址 (hugotseng@sina.com),副本抄送舊位址 (hugozeng@scu.edu.tw),這樣收到的機會才會高一些。

南京真是熱啊,不愧是三大火爐之一!你們可以想像我「噴汗」的樣子嗎?哈哈!

4 comments:

正心 said...

老師噴汗的樣子,學生還沒見識過呢!祝您一切安好!
   

peishan said...

很開心看到老師的"南京初體驗"!
知道老師目前過得還OK,
雖然有些生活上的瑣事需要handel,
但是,我想,一旦處理好了,
想必會讓老師更盡興地暢遊南京。

光是聽老師的敘述,
就覺得南京很美呢。
(還沒去過,現只能透過圖片等等知道那邊的美景...)

是不是大陸那邊封鎖很多網站啊?
像是有些大陸網友會說不能開啟我們的"無名網站"(阿~~明明無名就有提供大陸地區網友申請的啊XD)

老師,
要不要試試看換個"瀏覽工具"啊?

PS. 老師的汗真的不能用"流汗"來形容,簡直是"飆汗"啊!

*lol*

KAY said...

DEAR 老師,
記得以前每次上課(好像是H203)只要稍稍悶熱一些,唱作俱佳的您就會汗如雨下呀,而我們在台下只動動手指,自然擠不出汗來^^

去年夏天我在上海住了近兩個月,親戚家的電腦上無名或是一些台灣網誌雖然龜速卻不至於上不了,而台灣奇摩卻是屢試不爽的失敗,但我從美國奇摩間接進入我的台灣信箱卻成功了!
這年頭網路問題確實是會對生活產生很大的影響呀!
祝您在外地適應良好,貴人多多囉!
BEST REGARDS
KAY

Neil said...

Hi Sir Hugo,

Sorry that I have to ask you to tolerate my bad grammar. I am working for a Foreigne-owned company. I can't type Chinese here. However, I saw your blog, thought I have to say hi. Maybe you don't remember me, i was a classmate of Sandra and Elvis, who took your class twice, which proves i wasn't a pretty good student. by the way, i was working for hotels, Regent Taipei. Hope you are doing fine wherever you 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