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3, 2006

「火星文的英文怎麼說」正式見報版

上禮拜寫了「火星文」那篇後意猶未盡,想與更多人分享自己對語言的看法和見解,於是便繼續加工改寫,先投給了《聯合報》的〈民意論壇〉,因為我一直認為《聯合報》很重視文教新聞,也很重視英語教育,可惜兩天後編輯來函,說「惠賜大作,至為感謝!惟囿於版面篇幅,未能刊出,深感歉然!敬祈鑒諒,並請繼續指教和支持。耑此奉覆,敬頌時祺」。

我被婉拒之後,只好摸摸鼻子,轉投《中國時報》的〈時論廣場〉,想不到編輯很快就來電,表達濃厚的興趣,認為我這篇很有意思 ,他們打算登,但要我再加兩段,多一點深入的分析,「字數不是問題」。我聽了當然很高興,自己的東西有人肯定,於是立即著手改稿,加了最後面的四段,洋洋灑灑地寫了 1500 字,終於在星期六(12 月 2 日)見報,而且還放在該版的頭條!在滿是政治性、社會性的論壇裡,出現了一則很軟性的「火星文的英文怎麼說」,的確是很另類,很少見。

見報版有一個別字,而且「別」了四次:是「學『力』認證中心」才對,不是「學『歷』認證中心,都是電腦選字害的,而我檢查時也不夠仔細。下面是見報版的更正(別字已經改過來了):


火星文的英文怎麼說

曾泰元

上個月 11 日美聯社自紐西蘭首都威靈頓發出一則電訊,報導了紐西蘭有關當局雖然不鼓勵高中生使用火星文(textspeak),但學生萬一在今年年底的全國大會考時使用,只要答案對就不扣分。這則新聞台灣的媒體並無明顯的報導,不過卻在當時正於劍潭舉行的中華民國英語文教學研討會造成了一些熱烈的討論。火星文不只台灣有,紐西蘭也有,而且英文叫做 textspeak,絕不是令英語人士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自己人都覺得好笑的 Martian language。

這個火星文的英文說法,還沒有收錄於任何一本正式出版的英文詞典,很多在台灣教英文的外籍老師也都沒有聽過。不過事實上,著名的語言學家 David Crystal 兩年前的一本書 (A Glossary of Netspeak and Textspeak) 早已將它納入書名了。這個意為「火星文」的新詞 textspeak,字面上是「手機簡訊用語」之意,text 乃摘自 text message「手機簡訊」;-speak 這個構詞成分為「...用語」之意(如 computerspeak「電腦用語」、marketingspeak「行銷用語」),源自於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於小說《一九八四》中所創之 Newspeak「新語言」。

翻閱此書中的詞彙表,才發現英文世界的火星文跟我們台灣的火星文有異曲同工之妙:有豐富的表情符號(有相同的,如 :-( 表示不高興;有不同的,如 lol 代表「大笑」;可是抱歉,因為文化的差異,沒有 Orz),用很多字母詞(如 btw: by the way「對了」、ggp: got to go pee「得去尿尿了」,是不是有點像我們用注音符號ㄅ代表「不」、用ㄉ代表「的」、用AKS表示「會氣死」?),流行同音取代(如 b4: before「之前」、cul8r: see you later「再見了」,像不像我們的 3Q「Thank you」、「醬」代表「這樣」?)。詳閱這本書裡羅列的數百則英文簡訊用語,彷彿進入了英文的火星文世界。

語言不一樣,文化不一樣,兩者本質雖然類似,但呈現出來的結果卻是南轅北轍,不過英文的 textspeak 和中文的「火星文」的確都適切地描述了這個網路、簡訊時代的次文化,讓年輕人著迷,讓家長老師頭痛。還記得今年年初的學測嗎?曾經因為國文考題中出現了「火星文」而喧騰一時,大考中心因而公開聲明將來火星文不會再度入題,紐西蘭在這方面的態度果然不一樣。

當然,紐西蘭國內也並不是一面倒地都支持這項決定,反而是正反意見針鋒相對。贊成者當然說這個舉動不過是反應了高中課堂的現狀而已,毋須大驚小怪。紐西蘭學力認證中心也澄清,他們所施測的國家學力認證考試(約略相當於我們的學測)並不是毫無條件地接受學生用火星文作答,考生如果考英文時用火星文,還是一樣會被扣分,但是其他考科更重要的是透徹瞭解科目內容並能回答得清楚完整,用不用火星文反而不是那麼關鍵。

反對者批評時火力十足,認為學力認證中心迎合學生操弄英文,破壞英文,自我降格,減低認證考試的公信力。學校老師也憂心忡忡,覺得火星文這種源自於手機簡訊的青少年俚語,會因學力認證中心的這項宣布堂而皇之地進入學生的作文裡,讓教學倍感困擾。

說穿了,古今中外這種語言中「保守 vs. 開放」、「規範 vs. 描述」的拉扯比比皆是,這是語言活力的體現。語言就在這些拉扯中不斷前進,新的成分進來,舊的成分出去,我們平常心看待便是。語言使用者中總有一部份人採取一種比較保守的態度,認為既有的規範要遵循,新的東西要在既有的框架內運作。另有一部份人在語言上比較開放,樂於打破既有的框架,只要有夠多的人使用,社會就理應接受,承認其為語言的一部份。

我持平地認為,規範主義者毋須過份執著,因為我們現在認為是對的,很多都是積過去之非以成今日之是者。樂於創新語言的人也必須瞭解到,語言內有自動調節的機制,創新過了頭,使用者不賞光,得不到大家的共鳴,就會像以前盛行一時的葡式蛋撻,被大家所遺忘。十年前因呼叫器的興起而紅透半邊天的數字語(520:我愛你、881:Bye-bye)、字母語(LKK:老扣扣;YKLM:幼齒辣妹),如今安在?現在的火星文又何足憂?

(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台灣翻譯學學會執行長 兼 詞典及語料庫研究中心召集人)

6 comments:

怡潔 said...

老師~~
我有看到喔!!我是星期六下午才去買中國時報的 因為早上很匆忙要參加研習一直到下午才回家 本來先去我們家附近的全家便利商店 後來報紙都賣完了 就趕緊跑到遠一點的7/11 幸好買到了 看完了以後真的覺得很有趣呢! 沒想到火星文這個話題也能寫成這麼有學術性

Anonymous said...

wow! Wonderful!
lol

Anonymous said...

每次看到老師的文章
都覺得像是上了一堂很有趣的課
覺得語言充滿魅力
讓人忍不住想知道更多
希望以後還可以看到老師多寫類似這樣的文章 說不定到時候還可以出書喔

Anonymous said...

已經拜託我媽留報紙了!*呵呵*

老師以後有時間可以多多發表類似的文章,
這樣大家都可以學到很多呢!!!

(:p)

ㄓˋ玲 said...

藉由報紙,可以讓更多人知道原來火星文根本不是Martian language了 ^^

Anonymous said...

老師~~
我覺得這個主題很好玩呢~~
我之前也有興趣,就看了一些報導,
但是沒有人研究它的英文,
這是目前我看過的唯一一篇!!
創新創新!!!
By the way,除了火星文,我之前也有看到有人說水星文,不知道老師知不知道水星文的英文怎麼說??
我看的報導是說,水星文是比火星文更難懂得語言,因為火星文可能是混雜國語、注音符號或一些比較具有iconicity的tokens, 但水星文是除了這些東西以外,有混雜了英文字母,甚至於數字等等(大概是這樣,我有點忘記...),不知道老師之不知道水星文的英文呢? 還是說基本上水星文和火星文是差不多的呢??
Anyway,我覺得這些雖然都是非正式的用語,但是它們顯示出語言是隨時都在變動的,而且也代表語言使用者無限的創造力,真的很有趣耶!!